不能被疫情掩蓋!26萬加害者的韓國N號房性剝削事件震驚這個周末

據韓國疾病管理本部數據更新,韓國時間2020年3月21日0時~24時,新冠肺炎確診患者數量增加98例,累計8897例!



有些事情,不應該被掩蓋......

本周末,穩守在韓國各大門戶網站檢索詞第一位的便是“N號房事件”。

其實,該事件已經在韓網發酵了近一周,但由于我們的關注點大多在疫情發展上,所以知曉的並不多。



“N號房事件”是指,脅迫女性包括未成年拍攝性剝削視頻,然後傳播到telegram聊天室(匿名)的“N號房”中,會員進行收費觀看的案件。

“N號房”創始人名為“€€€€”,雖然他已經“隱退”,但由他所起的“N號房”形式的犯罪並沒有停止。

目前,運營著“N號房”€€€€“博士房”的,被稱作“博士”的20代男性嫌疑人趙某已經被拘捕

趙某會拍攝包括未成年女性在內的性剝削視頻發布在“博士房”內,再收取會員會費以盈利。會員則通過這種付費的方式進入群聊觀看視頻。

這也就是所有“N號房”的運營方式。



圖片來源︰NAVER

據悉,嫌疑人趙某在被抓之前,曾是地區某大學學報編輯部的記者,寫過非常多與政治相關的文章。

在“N號房事件”中,趙某通過SNS或聊天軟件,用“金主贊助打工”等引誘女性拍攝裸照發給自己,然後再用這些照片當做把柄來威脅女性拍攝性剝削視頻,並傳播到telegram聊天室。



圖片來源︰NAVER

在這個聊天室里,趙某稱自己是“博士”,稱受害女性為“奴隸”。

而“博士房”中的部分會員則為“運營者”,趙某會指示他們對受害者們進行性暴力,以及進行洗錢、散布性剝削視頻及運營聊天室等任務。據悉,運營者中還有通過論壇召集的社會服務要員(公益要員)。趙某通過在區廳工作的這些公益要員,獲取到受害女性和收費“博士房”中會員的信息,並以此對他們進行威脅。
目前,與該事件有關的嫌疑人共14名,包括趙某在內,有5人被拘留。



圖片來源︰NAVER

針對該事件,韓國10~30代的女性組成了“強烈處罰N號房事件敦促示威團”。

示威團表示︰“趙某曾假裝成警察,強迫受害人手持身份證和學生證等明示個人信息的證件拍照,並威脅受害人稱,如果不按照自己的命令做,就會公開受害者身份。其搜集到的個人信息成了束縛受害者的圈套。”

“趙某和加害者們還會做出強迫受害者吃屎等這種無恥行為,並進行拍攝。後面,他們拍攝視頻的“水位”還會逐漸提高,甚至開始拍攝性剝削視頻。在聊天室內受害者們的個人信息全部被公開了,她們受到的傷害是無可比擬的,她們很難過上正常生活,但是現在卻不公開嫌疑人的身份信息,這非常不公平。”

“要求公開telegramN號房加入者全員身份信息”的請願,目前同意人數以超過118萬。



圖片來源︰青瓦台(以今日下午13時為準)

“要求公開telegramN號房嫌疑人身份信息並暴露在曝光燈下”的請願,目前同意人數超過180萬。



圖片來源︰青瓦台(以今日下午13時為準)

惠利、孫秀賢、河妍秀、李英真等韓國藝人們也開始紛紛發聲,要求公開“N號房事件”的嫌疑人身份信息並讓其暴露在曝光燈下。

“N號房事件”之所以引起這麼大的公憤,是因為它與韓國以往發生過的數碼犯罪完全不在同一層次。

“N號房事件”不是單純的在團體聊天室共享淫穢物的程度,而是威脅和剝削包括未成年人在內的女性,像"奴隸"一樣虐待她們的集體性暴力犯罪!
其有組織且殘酷的犯罪手法,與之前公開的數碼性犯罪截然不同。



圖片來源︰NAVER

■ 從"N號房"到"博士房"......他們將女性稱為"奴隸"

共享性剝削視頻的聊天室€€€€“N號房”是該案件的最初形態。

2019年,以想要繼承海螺網流派(匿名聊天)的男性“€€€€”為中心,在手機聊天工具telegram開設了多個聊天室。每個聊天室都以“1號房”、“2號房”等固有數字命名,因此現在被稱為“N號房”。

“N號房”中會員們共享著淫穢物和非法拍攝視頻,更可惡的是,他們共享包括未成年人在內的女性性剝削視頻。
現在,在“N號房”中,最“有名”的就是"博士房"。

2019年9月,一名使用"博士"為假名的20多歲男性趙某創建了該聊天室。趙某在推特或聊天軟件中稱招募模特兼職或約會兼職,以此誘騙受害女性。他會要求女性拍攝露臉的裸照,並以此為把柄威脅她們持續拍攝性剝削視頻。
據悉,在"博士房"里還散布著獵奇及殘酷虐待相關的性剝削視頻!



圖片來源︰NAVER

那些被威脅的女性們會在趙某和"博士房"經營者的指示下,做出各種淫亂行為、剝削行為。受害者們帶著屈辱表情听從著指示,甚至還要喝馬桶水,或在下體放入蟲子等異物。

趙某將這些受害女性稱為"奴隸",還在她們身上刻上了“博士”、“奴隸”等標識。
截至目前,警方已經掌握的受害女性共有74名,其中未成年人16名。

■ 有組織的犯罪......"對受害者的痛苦就像'玩游戲'一樣享受"

目前,以趙某為首,以及幫助趙某作案的14名"博士房"經營者被警方抓獲並接受調查。

警方稱,本月16日逮捕趙某時,趙某正待在家中,處于大學畢業後的"無業"狀態。其余的嫌疑人也大多是20多歲的男性,其中也有未成年人。另外,還有2名在區廳或洞事務所擔任公益要員的人,他們負責收集並散布被害女性的個人資料。



圖片來源︰NAVER

在“博士房”中,趙某會收取每個會員少則20萬韓元,多則150萬韓元的虛擬貨幣(比特幣)為會費,用來經營“博士房”。他還要求會員們拍攝身份證或用小指戳臉的照片,以用于驗證是本人。

為了防止"博士房"的信息泄露,趙某會事先掌握對方的身份用于威脅對方。據推測,進入"博士房"的人少則數百人,多則數萬人。
特別是在這個房間內,受害女性的個人信息也被具體公開了。正因為姓名、年齡、住址等信息都被公開了,所以趙某等人指示受害女性們做出性剝削行為時,她們不得不服從。很多會員花大價錢進入“博士房”的原因,就是因為博士房提供了最刺激的視頻。

據推測,趙某通過這種方式賺取了數億韓元,其中1.3億韓元被警察沒收。

韓國網絡性暴力應對中心活動家申成妍(音)表示︰”趙某一直認為自己是頭目,管理著下屬職員創造利潤"、"與其他數碼性犯罪相比,算是有組織的持續性犯罪"。

此外,申成妍還強調︰"他把讓受害者的痛苦當做一種"游戲",那些為了享受視頻而進入的參與者們也是犯罪組織的一員"。

■類似的“N號房”依舊在繼續......“只要不像‘博士’那樣被抓就行”

警察表示,為了防止二次傷害,已經將趙某攜帶的性剝削影像原件銷毀。但是,模仿“博士房”和“N號房”的手法的新生“N號房”,或者已經在傳播性剝削視頻的其他“N號房”依舊在運營。



圖片來源︰NAVER

KBS采訪結果顯示,就在要求公開趙某個人資料的請願超過了150萬人的昨天(21日),在手機聊天軟件LINE上,那些曾在“博士房”和“N號房”傳播的性剝削視頻還在進行著收費交易。他們會在推特上發布宣傳文章,購買者如果來聯絡的話,就會在LINE的一對一聊天中以5萬~20萬韓元的價格出售“N號房”相關視頻。
在游戲專用手機聊天軟件“€€€€€€€€”中,也有人在頻繁共享性剝削視頻。他們根據視頻種類的不同,以無存折轉賬的方式接收數十萬韓元的資金,然後發送視頻。據悉,“€€€€€€€€”中的性剝削視頻共享聊天室多達112個。

據分析,在警方擴大對telegram的調查範圍之後,來到該軟件的用戶反而變得更多了。
與KBS進行了聯系的“N號房”相關內部告發者稱︰“tellagram上目前存在約50多個類似的‘N號房’,其中最大的會員人數多達2萬3千名”、“他們都在說‘’如果不像博士一樣進行金錢交易的話就不會被抓”,所以還有團隊在免費分享視頻”。
實際上,包括最早扒出的“N號房”€€€€“€€€€”在內,大部分“N號房”的運營團隊還沒有被檢舉。



圖片來源︰NAVER

有分析認為,最多有超過26萬人加入了“N號房”等性剝削視頻的共享聊天室。這個數字可以說是驚人的可怕!

即使隨著警方的調查,“N號房”相關的運營者全部被逮捕,但是這26萬加入了“N號房”、觀看過性剝削視頻的幫凶也是真實存在的。

他們不應該在此次事件中被“忽略”,每一個進入過“N號房”的人都是殺人犯!

分類